每经记者 吴永久    每经编辑 何剑岭    

猝不及防,*ST中南今日躺跌停板。

庞星火:这次虽然也很有压力,但相对会更加从容,因为我们有经验了,也更有信心了。上一次有点没着没落的,因为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这次只要把风险点、风险人群都找到了、控制住了,就会相对乐观。

北青报:为了准备每天下午的发布会,您做了哪些工作?

北青报:在这次新发地疫情中,您总结出了怎样的经验?

我们得在最短的时间内锁定感染范围。我们一宿没睡,马上向市里报告,布置流行病学调查和采样,迅速给大家分工。市疾控所有人都行动起来了,排查了这个患者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最终不到22小时锁定了新发地批发市场。

北青报:凡事都有两面性,您认为在疫情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庞星火:我们从专业技术角度给政府提供决策依据和建议。疾控部门要收集国内外的疫情信息来分析风险,研判北京的疫情趋势、风险点以及应当采取的应对措施。比如疫情之初,我们建议市政府延长春节放假时间,因为那时候疫情严重,如果不延长假期,大家都要上班,会增加人员流动性,也会加大疫情风险。另外,学校能不能开学、高考怎么防疫、影院要不要关闭等等,我们都会根据疫情防控的需要给政府相关部门提供技术层面的建议。所有人都尽己所能地在工作,大家都很不容易,真的都很努力,没有辜负希望。不过,这个疫情是百年不遇的,乍一出现,我们各方面的能力不可能按百年不遇的标准去设置和建设,我们也确实需要继续提升各种应对能力。

庞星火:疫情防控是为复产复工复市复学等各方面保驾护航的。我们国家从人民生命健康第一出发,不惜一切代价控制疫情,这个代价也包括了经济的代价,相信所有人都有感受,因为疫情经济停摆了,生活秩序受到影响,而且个人收入也会受到影响。我们一直强调疫情防控人人有责,与我们每个市民息息相关。

而从今年2月以来,公司股价从1元附近启动,近日最高涨至2.4元多,涨幅十分可观。但是,把时间周期拉得更长一些,则可发现公司股价大起大落。

庞星火除了在发布会上介绍病例、科普防疫知识,她的日常足迹还遍及首都机场北京口岸入境管理联防联控前方指挥部、两会保障、新发地市场……她枕戈待旦,哪里需要她就去哪里。她是同事口中的“定海神针”,是每天能睡够4个小时就觉得很幸福的“最忙陀螺”。她调侃自己“疫情是最好的减肥,这半年瘦了10斤”。日前,庞星火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讲述疫情防控策略,分享发布会背后的故事,还回应了网友的“挑刺儿”。

诡异一幕:公司突发利空,跌停上有人抢筹

总结反面教材反复提示居民

庞星火:在这次新发地疫情发生之前,虽然降级了,但疾控部门没有丝毫松懈,时刻睁大眼睛在“站岗放哨”,这次北京22小时内就迅速锁定了风险点,尽早发现、尽早控制、实施精准防控是关键,这也许会变成今后常态化防控的一种工作模式。这次新发地疫情也是对我们前期防控策略的一次检验,万一以后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咱也不怕了。

针对新发地市场相关人员的不同风险等级,我们采用不同管控措施,有集中隔离的、有居家隔离的、有做健康监测的等等,同时给市民做健康科普。我们没有简单地封闭,没有眉毛胡子一把抓,而是采用了这种精准防控的策略,这样会比较高效,而且对社会影响更小。也特别感谢居民朋友对政府的理解和配合。

庞星火:最大的收获就是推动了居民健康素养的提升。这次疫情虽然影响时间很长,但是人们知道勤洗手、戴口罩了,就算今年冬天流感季来临,我相信市民朋友都知道该怎么做了。另外,疫情期间全市流感、肺结核、肠道传染病等都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不少,这也算是额外的“收获”了,虽然我们都不希望有疫情。

昨日晚,*ST中南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庞星火:那几天市疾控刚开始调整工作模式,准备切换到“平战结合”状态,一部分人继续做疫情防控,一部分人做常态化工作,这个机制刚调整好的第二天,也就是6月11日凌晨,我们接到了西城区的报告。

尽早发现、尽早控制、精准防控最关键

庞星火:锁定新发地的当晚,我们就在做应急处置防控方案,以新发地市场为圆心,层层摸排。虽然新发地市场封了,但考虑到新发地市场周边小区的居民会去那儿买东西,很有可能被感染,我们第一时间对周边11个小区进行封控管理。其次,通过社区敲门、发公告以及利用各种技术手段,扩大排查范围,锁定了曾经到访过新发地的风险人群。

2020年5月25日,*ST中南公告称,公司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无锡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预重整(以庭外重组成功为生效前提的重整申请)。无锡中院已经立案审查,同意对公司启动预重整程序。无锡中院明确,本次预重整必须在6个月内完成;倘若预重整不成功,将不再对公司本次重整申请进行受理审查。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在疫情应对中,庞星火主要负责现场调查工作,包括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样本的实验室检测、密切接触者管理、信息报送等

疾控人一直在“站岗放哨”

北青报:这次对新发地和周边小区的隔离管控有什么特点?

庞星火:我心里咯噔一下,又是一场硬仗。接到报告后,我连夜赶去西城区疾控中心现场了解情况。我们首先要把这个病例隔离,再找到他的密切接触者,详细摸排他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寻找感染来源是最难的,因为当时北京已经连续56天没有新报告病例了,而且这个病人没有任何外出史、接触史,出现得很蹊跷。

北青报:在发布会上,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些反面教材,比如有症状不及时就医的,还有扎堆打牌的,为什么要说这些案例?

诡异的是,今天跌停后,盘中有一些资金去撬板。公司被立案调查,却有资金去撬板,难道此事对公司影响不大?谁的胆量如此大?这是在伸手接飞刀吗?股吧里的很多股民在热议此事。

*ST中南,原股票名称为中南重工,公司2014年从金属管件制造转型传媒行业,2016年5月份,股票简称变更为中南文化。

庞星火:疫情防控跟每个人都有关,我们在流调中发现,任何一个不注意的行为都可能导致一个家庭、一个单位,甚至更多的人跟着受牵连。比如,石景山万达广场女子调查出了上百个密接,去棋牌室打牌的老太太不仅自己被感染了,还传给了家人。每次碰见这样的病例我们都非常痛心,虽然反复说,还是有不注意的人放纵自己的行为。我们拿出这些案例就是要让大家记住哪些行为是不该做的。

北青报:当时您是什么反应?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股吧里,很多股民对为何有资金在跌停板抢筹产生了很大的疑问。有的股民说,“这是都被主力吃掉了吗”“今天开板的原因是?”,也有的表示,“新中南彻彻底底的脱胎换骨了”。

北青报:北京市疾控中心在全市疫情防控中承担怎样的角色?

从公司股价走势来看,在上波牛市之中,股价曾涨至19元(前复权)多,去年11月12日最低跌至1.07元,随后出现了反弹,在今年2月6日又跌至1.08元,然后一路震荡攀升,8月24日最高涨至2.43元。

8月6日,公司收到监管函。监管函显示,自2017年9月至2018年12月,公司向参股公司和联营企业上海观象影业有限公司和佰安影业(上海)有限公司提供合计2,398.51万元的财务资助,公司未及时对上述财务资助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庞星火:其实经历过SARS、甲流、H7N9等疫情的考验,我们已经建立了相对成熟的应对机制,疫情一来,就迅速成立防控专班,建立不同的任务组,再在有序的引导下开展工作。我主要是负责现场调查工作,包括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样本的实验室检测、密切接触者管理、信息报送等。这部分最核心,压力也最大。一旦有情况,我们要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制定防控策略。疫情期间,还负责一些重点区域的疫情防控,首都机场北京口岸入境管理联防联控前方指挥部、保障全国两会等等,服从组织安排,哪里有需要我就去哪里。

国资入主,是否有望“保壳”成功?

北青报:您当时想到了怎样的应对方式?

此外,公告显示,年审会计师对*ST中南2019年财务报告出具了保留意见。6月9日,公司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

转型传媒行业不久,2018年,影视行业进入寒冬,*ST中南巨亏21亿元。2019年,*ST中南继续亏损,亏损约18亿元。

而在今年7月14日晚,公司发布了半年报业绩预告,预计亏损1.8亿元至2.2亿元。对于业绩变动原因,公司解释称,本报告期,公司债务危机仍未缓解,流动资金短缺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公司业务造成了较大影响,并自2020年5月25日启动预重整程序。机械制造板块销售收入同比大幅下降;受重要游戏子公司股权被司法处置影响,公司游戏业务业绩同比大幅下降;影视板块业务趋于停滞;逾期利息、罚息导致财务费用比上年同期增加。

从公司业绩来看,也是遭透了。2018年,公司巨亏21亿元。2019年,公司亏损约18亿元。今年上半年业绩预告亏损3.75亿元至4.15亿元。按照交易所的规定,如果上市公司连续亏3年,那么就会被暂停上市。

原因是,昨日(8月26日)晚间,*ST中南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持续了半年多,总共155场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已经出席了107场。媒体的报道涉及她,总是离不开“故事”两个字。“下面我通报确诊病例的情况……”“星火故事会会长”下午4点准时在发布会现场发声,吸引着无数网友屏声静气地倾听。透过照片和镜头,很多人以为她才四十来岁,实际上,她已年过花甲。

从之前的券商研报来看,可以发现公司之前的转型动作蛮大的。国信证券2017年的研报显示,公司(*ST中南)通过“内部创设+外延并购+外部合作”综合开展的方式,1)内部完成中南影业、中南音乐的设立,2)外部达成对大唐辉煌、千易志诚、新华先锋、值尚互动、极光网络的收购,3)同时与中影股份、芒果传媒、最淘科技(唱吧)建立深度合作关系。从而形成以文学IP为源头,以明星资源为催化,电影、电视、音乐、游戏、 衍生品全产业链协同发展的IP变现模式,围绕打造“中南明星梦工厂”战略核心,完成“大文化”战略版图的布局。

北青报:当锁定疫源地是新发地批发市场的时候,您当时是什么想法?

昨日晚,公司公告称,2020年5月25日,中南文化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无锡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预重整(以庭外重组成功为生效前提的重整申请)。无锡中院合议庭经评议,同意对公司启动预重整,并同意公司聘请的江苏方德律师事务所担任公司预重整引导人(以下简称引导人)。引导人经与各方协商,并经无锡中院指导,拟决定于2020年9月10日召开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审议表决《中南红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整预案》。

今日,公司股票以跌停价开盘,在上午10:59跌停被资金撬开,但下午1:50左右,又被封死跌停,直至收盘,跌停板上封单2.8万手。从成交记录来看,在2.09元,成交了21万手,而当日总成交28.8万手,跌停价上交易达4300多万元,当日总成交额6044万元,可见跌停板上成交占比较大。

庞星火:我感觉到处置的复杂性,因为这是新发地批发市场,太大了,是全国性的农副产品交易市场,人员流动性非常大、流动范围又非常广。我们所面临的防控难度大、工作任务艰巨,不亚于上一轮疫情。其实当时疾控人员已经很疲劳了,今年的疫情持续时间太长,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来了一场硬仗,必须硬着头皮上。

出乎意料的是,在7月31日晚,公司发布了半年报的业绩修正预告,预计上半年亏损3.75亿元至4.15亿元。

在上波牛市之中,公司由传统行业转型影视传媒,公司股价最多涨了10倍,在接下来的熊市里,公司股价居然还跌穿了上轮牛市的最低点,最多暴跌94%,跌幅相当惨烈。

北青报:在您发布的健康提示中,为何反复强调“勤洗手、戴口罩、不聚会、不聚集”?

业绩修正原因是,2020年7月29日,公司因与芒果传媒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收到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判决书》【(2018)湘民初 51 号】,该案件已经一审判决,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公司根据一审判决结果,在2020年半年报确认预计负债1.94亿元,该事项为非经常性损益。

北青报:这次新发地疫情刚来的时候,当时你们处于怎样的工作状态?

北青报:跟上一轮疫情相比,您认为在这次新发地疫情应对中,您的心态有何不同?

庞星火:别看我们每天发布会上说的时间也就几分钟,每一条发布稿背后的工作量是巨大的。发布会当天下午4点通报前一天的病例,从零点到下午4点,准备材料的时间很紧张。我们有一个专门团队,要把每个病例长达几十页的流调报告提炼成两三百字的“小豆腐块儿”,囊括核心要点。还要提炼这些病例中有哪些风险点、提示点,转换成科普知识。成稿之后要经由三层机构六重把关,每一层至少两人审阅。有时单日病例多达二三十例,来不及调查完,就会出现第二天补充通报的情况。每天我们要给政府报告、向社会公布病例信息,在本轮疫情中335个确诊病例,每个病例的流调报告我都要审看,做到心中有数。

“大家都很不容易、真的都很努力”

几十页流调报告浓缩成“小豆腐块儿”

梳理公告发现,今年以来,公司多次公告控股股东中南集团股权将被公开拍卖的消息,经过几次流拍之后,2020年4月25日,江阴澄邦企业管理发展中心(有限合伙)以3.5亿元竞得中南集团持有的公司34,034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4.50%,江阴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为政府决策提供技术性支持

北青报:您如何看待疫情防控和复产复工之间的关系?

庞星火:锁定新发地后,我第一反应是绝不能出现社区传播,更不能让病例疏散到全国,所以要第一时间把疫情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内。结合当时的病例情况、环境和人员样本检测结果,以及病毒传播性强的特点,我们分析会有进一步传播的可能,所以在6月13日凌晨3点,市里没等天亮就把新发地市场封闭了。这一招儿市政府非常迅速果断,我们就是在和病毒赛跑,要跑在病毒的前面。

北青报:作为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您在这次疫情应对中负责哪些工作?

Last modified: 2020年9月23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