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7月1日消息,今天上午,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张晓明介绍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据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介绍,香港国安法第60条规定,驻港国安公署及其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不受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这句话的含义很清楚,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行政、立法、司法机构对驻港国安公署及其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不能管,这是保障国安公署依法履行职责的需要。因为驻港国安公署行使的权力已经超出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权的范畴,而且它执行职务的行为,查办的许多案件都涉及国家秘密,所以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的机构不能管辖,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这个规定也参照了香港驻军法的有关规定和国际上的一些做法。大家知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中央派驻香港特区的机构原来有三家,香港中联办、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驻军。驻军法已经有这方面的规定,当然随着驻港国安公署的成立,中央驻港机构有了第四家。从美国的情况看,美国有联邦和州两套司法体系,有的事情,州也是管不着的。当然这个话的意思不是说将来驻港国安公署就是“无王管”了,国安法本身对驻港国安公署履行职责的程序、监督机制都有一套比较严格的规定。

更加备受质疑的是,在乐视债务集中爆发之际,乐视金融却曾推出一款预期年化收益15%的高息理财产品,加上乐视金融被纳入乐视上市体系之际,乐视网管理层在半年报中如此表述:“若交易达成,将良好解决公司的部分关联应收款问题。”则被视作佐证以上观点的种种证据。

但作为乐视网资金危局之际的产物,乐视金融发展并不顺畅:不仅在核心牌照方面迟迟未有突破,且因涉嫌关联融资和产品违规等问题一度饱受争议。

2017年7月,乐视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乐视金融1亿股股份在2017年2月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冻结。

2018年1月,乐视金融更名为乐为金融,成为乐视系第一家去乐视名衔的子公司;同时,乐视金融旗下保险经纪公司、互联网金融产品服务公司、基金销售公司等也悄然变更了法人。

FTC和Facebook均没有对此消息置评。

母公司对于互金板块的输血功能对于初期而言意义重大,在近期意图登陆资本市场的蚂蚁金服与京东数科,即使在接受监管问询之际均强调自己的业务独立性,但起势均离不开母公司的业务输送。

乐视金融一路走来,几乎贯穿了乐视网逐渐崩盘的整个过程。很难定义乐视金融是乐视集团的生态还是融资渠道,如今来看其功能更像后者。

根据乐视网2017年半年度报告,乐视网应收账款约95.4亿元,其中关联方占比超过51%,针对高比例的关联交易融资,有业内观点质疑,乐视生态体系内部所发生的关联交易,积累下来的应收账款,集中了整个乐视生态的金融风险,把这些应收帐款放到乐视金融这个有着多个融资通道的平台上,出让债权,提前收回现金,等于把乐视盲目扩张这笔糊涂账的风险,转移到了遍布互联网的理财小白身上。

FTC此前曾调查,Facebook对Instagram和WhatsApp等公司的收购是否是为了扼杀竞争。Facebook去年透露,FTC已对该公司启动反垄断调查,但当时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此外,由于底层资产不明晰,加上乐视金融部分产品交易标的资产为乐视兄弟公司的应收账款收益权,涉嫌关联交易融资。且由于法定代表人均为同一人,乐视金融旗下金融产品在2017年3月被爆涉嫌“变相自融”。

事实上,在母公司深陷资金链危机自顾不暇的情况下,乐视金融也曾尝试展开自救。

而乐视金融初次亮相的时间,距离贾跃亭发出全体邮件引爆乐视危机仅剩4天,或许就早已注定了它的命运。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央视新闻、人民日报)

另据人民日报微博,有的国家政治人物说现在香港在搞“一国一制”,张晓明表示,如果要搞一国一制的话,这个事就简单了,我们完全可以把全国性法律直接适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何必费这么大的周章来专门为香港量身定制国安法?香港和国际上有人把一国两制的经给念歪了。

不过颓势难挽。随着乐视债务的集中爆发,受母公司越来越频繁的资金链条危机,乐视系旗下资产不断被冻结和拍卖,乐视金融也不可避免。2018年12月,其旗下的悦保保险经纪日前已完成交割,成为其金融资产处置首单。

2017年,乐视金融重点着手“去乐视化”。2017 年 5 月 ,其股东由乐视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乐视投资,该公司后更名为乐为互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按照乐视金融成立之初公布的战略,该业务被确立为乐视第七大子生态。将借助于乐视的生态,形成包含网络支付、交易平台、财讯平台、财富管理、网络信贷五大主营业务的基本架构。

Facebook、苹果、谷歌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均面临监管机构的全面审查,调查目标包括垄断行为、隐私保护不力和滥用用户数据等。除FTC之外,美国司法部也在关注科技公司的垄断问题。

一系列的变更动作之后,乐视金融似有重启门户之意。2018年,有媒体称乐为金融正在准备P2P备案,其网贷业务有重启之势;此外,乐为金融再次上线新产品“乐为贷”。 

虽然乐视金融在彼时回应称,其开展的是合法合规的供应链金融业务,不存在自融及变相自融的问题,但在当时显然难以说服大众。

如今已经行至“三步走”的最后一年,母公司乐视网在今年6月30日进入退市整理期的首个交易日,作为其上市体系之一的乐视金融,也即将面临谢幕终局。

乐视金融在2016年正式对外界亮相之际,曾从中国银行副行长跳至乐视金融担任CEO的王永利提出“三步走”:2015年8月至2016年,做好规划,打好基础,稳健起步;2017年至2018年,巩固基础,突出重点;2019年至2020年,全面推进,业绩一流。但在2018年,王永利就已黯然离场。

工商信息显示,乐视金融成立于2014年,但在2016年11月才揭开面纱。需要指出的是,当天距离贾跃亭发出全体邮件引爆乐视危机仅剩4天时间。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在2016年11月亮相之际,乐视金融只拿出了保险经纪和小额信贷两张牌照,含金量并不高。而被视为乐视金融基础的支付业务,随着央行对第三方支付牌照管理收紧,以及资金紧张问题,时至今日,乐视金融仍未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此前想要争取的民营银行牌照也迟迟未有音讯。

Last modified: 2020年10月9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