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两个多月的重组偿款努力后,社交电商淘集集还是没能逃脱破产的命运。

12月9日凌晨,淘集集CEO张正平发布了致供应商、代理和员工的公开信,宣布由于融资未能如期到账,公司并购重组失败,接下来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

“这些光靠资本难以实现,需要匹配对应的组织管理能力,否则会导致效率不断降低、失血过快。”他反思说。

英雄也是血肉之躯。疫情暴发后,多家保险公司为一线医护工作者无偿赠送专属的保险保障。在疫情发源地武汉,“封城”后交通不便,市民自发组建志愿者车队接送医护群体上下班。

呆萝卜危机只是生鲜电商“遇冷”的一个缩影。

这些倒掉的公司不乏曾经风光无两的明星公司、独角兽,不少公司的背后,还站着高领、DST、老虎基金、IDG、晨兴资本等大名鼎鼎的投资机构。 

英雄也有后顾之忧。当医护人员被迫在家庭角色“缺位”,许多人自动“补位”。有自营生鲜平台免费为在防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家庭送菜上门,有公益基金会设立专项资金、组建行动小组,为医护人员家庭中无人照料的孩子、老人提供支持,还有教育机构为医护人员子女免费授课。

淘集集只是资本寒冬里“缺钱致死”的公司之一。在此之前,呆萝卜、音悦台、韦伯英语、妙小程、国外的AI独角兽Carbon Robotics等都因为大规模烧钱,出现资金链危机或缺钱致死。

战“疫”期间,也曾出现“肺炎病人家属殴打医生”“患者撕扯医生防护服”“患者向医护人员吐口水”等恶性事件。司法部门迅速出手,依法对违法犯罪者刑事拘留。人们在拍手称快时也在呼吁尽快以立法形式严惩“医闹”,为医院配备安检器材,切实保护医护人员的安全。

不断飙升的用户数据、“下一个拼多多”的光环,让淘集集在投资市场看起来十分性感。

连日来,从电影《我不是药神》的主人公原型陆勇等人到华人华侨、多家企业,也都在海外采买N95口罩,并将这些医疗物资送到医护人员手上。

天眼查显示,2018年10月,淘集集完成4200万美元A轮融资,公司投后估值2.42亿美元,投资方阵容强大,包括著名的老虎环球基金、俄罗斯的DST 和险峰投资等。2019年6月,淘集集又启动了B轮融资,拟融资2亿美元,投后估值8亿美元。

2018年8月,淘集集App正式上线运营,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集贸市场,服务8亿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消费者。

但目前淘集集并不向商户收取佣金,内部战略层极其注重拉新,而拉新需要的补贴资金部分就来源于商家货款。

当天,葛晓燕在江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作法院工作报告时说,江西全省法院一审审结涉黑涉恶案件1164件7266人,结案率92.23%,结案数位列全国前列;徐文俊、鲍锡亮、吴丽萍等一批黑恶势力得到依法严惩。

明星公司淘集集为什么迅速陨落?很多人归因于其粗放的烧钱模式。

此外,江西加大“打伞破网”力度,审结“保护伞”案件90件105人;加大“打财断血”力度,判处财产刑10.4亿元;开展黑恶势力犯罪财产专项执行行动,彻底铲除黑恶势力犯罪的经济基础。

N95是指一种过滤效率标准,对应的是防尘、医用防护两类口罩产品。当前,中国的口罩日产量逾1000万只,但N95医用防护口罩日产能仅有60万只。包括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内的多位专家均表示,一般口罩能阻挡大部分带有病毒的飞沫进入呼吸道,满足普通民众的需要,大家应把N95口罩留给医护人员。

最后,张正平给出的办法是:调整经营模式,由商家入驻调整为合伙人自营,将主要供应商转为股东合伙人。与此同时,淘集集还在继续融资。

张正平给出的具体思路是:1、破产重整,将淘集集所有权转交给债权人,所得资金全部用于公司运营,努力再次盘活平台;2、破产清算,在以上破产重整方案无法推行的下,淘集集将申请破产,张正平和团队会通过创业努力归还欠款。

只是,道歉已经于事无补,张正平想带领淘集集上市的愿望已经遥不可及。

淘集集CEO张正平公开信

对于淘集集从明星公司到迅速陨落,一家知名VC机构的投资人认为,根本原因是“数据差,烧不起钱”,“流量timing不同于拼多多,竞争也不同于拼多多,数据靠烧钱补贴维持,没机会”。

在淘集集平台,新用户首次注册可以获得1元现金补贴,老用户邀请一位新用户入驻平台还能再获25.5元现金。在低线城市,淘集集还通过手推车扫码和夫妻老婆店推广的方式拉新。

从资方争相抢夺的“黑马”到进行破产清算,淘集集用时仅一年。

人们知道,疫情当前,处于战“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不仅需要“口号”,更需要“口罩”。他们多一片N95口罩,就多一份防护和安全,我们也就更有希望早一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高额补贴让淘集集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有接触过淘集集的投资人向媒体透露,该公司资金缺口近20亿元。而据晚点LatePost报道,截至今年10月,淘集集在2019年的亏损近12亿元,目前每月亏损超2亿元。

据天眼查,此前吉及鲜也完成过多轮融资,经纬中国、IDG、源码资本这些著名的投资机构都是其投资方。

1、谁杀死了淘集集?

李阳提到的“增长”包括城市、门店、业务、技术,四者,四者应该相互促进,门店的增加意味着需要拓展更多城市,单店的业绩要增长,就需要增加更多业务,业务的提升则需要更多技术投入。

三四个月过去,淘集集的境况发生了180度大转弯:新一轮融资迟迟无法到位,投资人唯恐避之不及;因无力偿还商家货款,其位于上海总部的办公室也被入驻商家围得水泄不通。

只是在新一轮融资进来前,它就撑不住了。

按照此前呆萝卜的融资进度,它被曝出资金链危机着实令人意外。

此外,为强化应急保障,临沧市还建立了应急物资储备库,储备应急防控农药10吨,防控机械173台,无人机16架;并组建专家团队对潜在的危险性进行超前研究,制订防控技术方案;积极组织防控技术培训,开展应急防治演练。(完)

“请把医用N95口罩留给一线医护。”多家媒体2日共同呼吁。截至发稿时,这一微博话题的阅读量超过5000万次。

通过大规模烧钱换取增长,融资一断就轰然倒下的案例,近两年不在少数,特别是2019年这个冬天,死、伤案例尤其多。

今年年初,一幅描述医患关系的漫画曾被广泛引用。画中的医生一手迎击“死神”的镰刀,另一手执起盾牌,抵挡着患者及其家属的菜刀。如今,有网友根据张定宇院长、剃光头的“90后”女护士单霞等医护人员的事迹改编成漫画,点赞数近18万。“或许你不知道他们是谁,但你一定会记得他们为了谁。”疫情过后,当人们不再需要“口罩”时,希望这“口号”依然久久地温暖人心。(完)

当然,“口罩”重要并不意味着“口号”无用,但需要明白什么样的“口号”才能喊到人们的心坎里。

受此号召,有的地方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出公告,要求各级各单位将已购买或储存的N95口罩全部捐赠给一线医护人员使用。为鼓励市民捐赠,公告还提出“1副N95口罩可兑换5个普通口罩”。

1月31日,中共湖北省委授予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全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对于这位身患渐冻症、在与生命“赛跑”的同时率队与病毒抗争的英雄,人们深表敬意。如果将视线放宽,几乎同一时期,中共在防疫期间对消极怠慢工作的官员严肃处理,截至1月30日,全国至少已有34名干部受到处分。该奖则奖,该罚则罚,奖惩间拉平民众心里的公平秤。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淘集集上线9个月,MAU就超过4000万,而拼多多达到这一水平用时21个月,两者用户重合率也高达55%;今年6月,淘集集月均DAU超400万,较上季度环比增长273%。

所幸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呆萝卜于12月9日宣布已恢复运营,用户可通过APP下单,12月10日门店恢复取货,恢复营业的门店有“百店”之多。

面向下沉市场的淘集集,依靠社交裂变的玩法,上线后迅速积累了大批用户,增长势头一度直逼拼多多。很多人曾乐观地把淘集集视为更下沉的拼多多或者“下一个拼多多”。

对于淘集集此前的重组尝试,有供应商怀疑根本就不存在投资人。张正平在公开信中解释称,投资人的确已经签了投资协议,并接管了公司的财务、法务工作(收走所有公章和银行密钥),但在打款时间上多次延期,超出了公司能承受的最后时间期限。在公司账面无钱可用的情况下,已经无法维持基本的运营,且对该投资人是否会打款非常怀疑,所以被迫宣布并购重组失败。

一位业内人士曾向投中网透露,当时FA、一级市场投资人聊起项目时,淘集集就成了话题之最,“做FA的朋友起的头,在座的FA都想参与到淘集集的融资中去,但这个项目实在太火了,根本不需要FA。”

淘集集就是通过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一步步做起来的。“路子太野了,”上述业内人士称,“拿供应商的货款去做拉新补贴,无异于杀鸡取卵”。

不仅是一枚口罩,更多保障医护人员的措施陆续出台。

而在今年10月,生鲜O2O公司妙生活已经完成清算。这家公司资质看起来也非常优秀,创始团队来自易迅,投资方包括今日资本、钟鼎创投等,完成过多轮大额融资后,还是以失败收场。

在供应商集中挤兑、外部融资不到位的双重压力下,淘集集资金链彻底断裂。

与此同时,临沧市还与缅甸建立边境地区沙漠蝗虫情联防联控交流机制,加强对缅甸进境货物和运输工具的检疫,及时准确掌握境外虫情动态;并搭建交流合作平台、加大信息成果共享,积极给予缅方防控技术帮助和必要的防控物资支持,降低沙漠蝗迁飞入侵风险。

目前,呆萝卜一方面收缩了部分失血的业务线,试图让运营回归正轨;另一方面正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筹措资金,以求渡过难关。

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央视网《联播+》同您一起学习习近平重要指示,坚持依法科学有序防控,奋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它们的危机或倒闭纷纷证明:虽然是资本寒冬,但今天资本市场并不是没钱了,是时代变了、玩法变了:流量红利消失,靠补贴换增长的timing过了,没机会了;投资方对烧钱换增长的模式say no了,他们开始看重盈利能力;对于那些缺乏风险管理意识、运营管理能力不足,不能证明模式能跑通的项目,出问题或失败是必然的。

曾被誉为生鲜电商“黑马”的呆萝卜近期也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裁员、欠薪的消息。

政策方面,国家卫健委3日明确“抗疫”医护人员感染应依法享受工伤待遇;补助方面,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省对参与一线疫情处置的医护人员每人一次性发放6000元(人民币,下同)慰问补助;社会方面,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已为12家医院共15746名医务工作者提供每人3000元的人道救助金。

天眼查显示,2019年10月,呆萝卜刚刚获得DST投资,金额未披露。2019年6月,它宣布从高瓴资本、晨兴资本、XVC三家知名机构获得6.34亿元A轮投资。2018年8月,它完成天使轮融资,金额达千万级美元,投后估值达2.5亿元。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网)

2、明星公司纷纷不行了

淘集集是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新锐电商平台,致力于将电商发展红利惠及传统电商未能触及的人群。

葛晓燕还表示,江西法院加强对涉黑涉恶案件的分析研判,发出司法建议620份,推动健全预防打击黑恶势力的长效常治机制;发布十大典型案例,集中宣判49批206件1166人。(完)

张正平在今年10月发出的道歉信中提到,“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

对于公司当前所处的困境,呆萝卜CEO李阳坦承,“我们对增长的预期与需求太高,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以至于造成了消耗过快,这是我们‘用错’的地方。”

11月下旬,呆萝卜被曝因资金链紧张一些门店被关,欠款达2.9亿元,包括拖欠供应商的款1.5亿,门店充值5000万,合伙人保证金5000万,员工工资及补偿金4000万,最终导致员工医社保断缴。

更重要的是,拉长时间线来看,人们正在重新塑造中国的医患关系。一句“加油”的背后不再是单方面的审视要求,更多了些惺惺相惜。

据晚点LatePost报道,12月6日下午,主攻武汉市场的生鲜电商明星公司“吉及鲜”CEO台璐阳宣布公司融资失败,规模盈利未达预期,要进行大规模的裁员、关仓;总部200人缩减到100人以下,仓内200人以下,未被裁掉的员工也要工资减半;而高峰时期吉及鲜员工规模达1900人;40多个前置仓将只保留1/3。

当天,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葛晓燕在江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作法院工作报告。刘占昆 摄

Last modified: 2020年3月25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