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的真金白银,理想汽车的远大蓝图,成为了李想一肩挑的重担。这或许不是李想的理想,但一定是理想的李想。

北京时间7月11日凌晨,理想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首次公开募股募集最多1亿美元资金。

不过,理想汽车1亿美元的募资计划,和之前蔚来汽车IPO时的18亿美元相比,差距巨大。在现有的资金储备下,这1亿美元也只是锦上添花,远不能帮助理想汽车完成扩张的计划。

在新车型上,理想汽车在招股书中也披露了相关计划。理想汽车将在2022年推出全尺寸SUV,计划中还包括中型和紧凑型SUV。

7月10日美股收盘,特斯拉收涨10.78%,市值突破2800亿美元(约合2万亿人民币),将百年传统汽车老店丰田和大众远远甩在身后。今年以来,特斯拉已暴涨269.24%,这足以证明电动智能汽车已经得到了美国资本市场的认可。

“王兴选择理想汽车是非常聪明的,当前,中国的造车新势力经过洗牌,剩下的能叫上名头的也就是小鹏、蔚来、理想和威马四家,到目前为止有销量数据的不超过10家。因为李想的名声,理想在其中算是仅存的优质标的了。”前述投资人告诉新浪科技。

关家明还指出,影响香港出口美国数据的重点是美国的市场需求,若美国市场持续疲软,经香港转运去美国的货物出口量会受影响。(完)

同时,理想汽车还计划通过扩充直营零售中心的方式扩大用户覆盖范围,在2020年内从目前的21家扩大到60家。

投资人的真金白银,理想汽车的远大蓝图,成为了李想一肩挑的重担。

一位熟悉汽车产业的投资人告诉新浪科技,从理想汽车的D轮融资到上市时间来看,理想汽车的上市,可能还有投资人套现的考虑,特别是当下资本市场对智能电动汽车如此认可,理想赶着上市也是为了给投资人一个交代。

季军 北京邮电大学 超凡幻境——未来全息光场显示的定义者

很显然,这是王兴公开为理想汽车进行背书。“如此密集的宣传,不排除是为理想汽车的上市造势。”前述熟悉汽车产业的投资人告诉新浪科技。

而与小鹏汽车和蔚来汽车不同的是,在理想ONE之前,因为技术路线的不同,李想在车和家SEV项目上投入的研发费用几近于打水漂。

北京邮电大学副校长孙洪祥代表承办高校,向支持和指导大赛的领导、嘉宾和社会各界致以敬意!向为大赛付出辛勤劳动的专家评委、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向所有获奖团队表示热烈的祝贺!他指出,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和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式,“我敢闯、我会创”的大赛主题充分展现了当代大学生的时代追求和精神风貌。他表示,创新创业基因已经渗透到北京邮电大学的整个文化中,学校不但把承办好“互联网+”大赛作为学校重要工作,更是把大赛作为学校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动力和抓手,深化产学研深度融合发展,大力推动教育教学改革,以北邮WIN文化为引领,着力培养富有创新精神、勇于投身实践的一流创新创业人才。

通俗来讲,就是理想ONE是利用燃油燃烧转为电能,再通过电能为汽车提供动力。“这与丰田、本田的混动技术不同,就类似于串联电路和并联电路的区别。”一位熟悉理想汽车的行业人士告诉新浪科技,这种技术实际上并无领先之处,也不像王兴说的那么神奇。

2020年2月,理想汽车领投了无人车创业公司新石器A+轮近2亿元融资。此前,理想汽车还投资了两家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提供商知行科技和易航智能。按照未来四年的路线图,在产业链上的投资和合作,依然是理想汽车的主旋律之一。

世卫组织认为阳性确诊率超过5%便是“令人担忧的水平”,因为这意味着还有很多社区传播案例没有被发现。据路透社消息,除了阳性确诊率飙升至外,相关地区的住院率也在不断攀升。(央视记者 殷岳)

另外一方面,蔚来汽车在得到合肥市国资的投资以及实现创纪录的第二季度交付量之后,股价一路上涨,相比起2019年的接近1美元/ADS的价格,上涨了超过10倍。

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此前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李想是一个很注重效率的创业者,特别注重资本效率,能想到怎么用更少的钱实现自己的目标。“在这一点上,李想和他的竞争对手是非常不一样的。”朱天宇说。

环比来看,统计局指出香港近三个月(5-7月)出口和进口货量比上三个月分别上升1.1%和1.5%。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庄太量指出,香港进出口货量仍然受全球新冠疫情和中美关系影响,比较波动。即便中国已经逐渐复工复产,但外国的疫情状况仍不确定,因此从香港进出口的货量会受此影响。另外,中美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主导香港对美国的进出口货量会有变动。

附:北京赛区冠军、亚军和季军名单

货单价方面,7月商品整体出口价格及进口价格分别下跌0.5%和0.9%。但庄太量指出,货单价在今年3、4月份呈下降趋势,但是5、6月份已见回升,总体上有反弹。

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对新浪科技表示,“美团是中国最大的本地生活服务商,除了资本层面的支持,在战略拓展层面也可以提供经验和支持。”

关于投资智能电动车的逻辑,王兴也曾在饭否分享过。在2020年7月3日,王兴谈到,“现在回想起来,对于智能电动车这波巨浪,我属于后知后觉的了,我2016年买了一辆特斯拉ModelS,一直用着觉得挺好,但我并没有更深入去想意味着什么,直到去年。”

他把理想ONE当成了家庭的第二用车,另外一辆是燃油车。在他看来,理想ONE的价格相比较特斯拉的Model X或者蔚来的es8等都有优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理想ONE主打的增程电动技术——主打解决用户的里程焦虑。并且在上海,不需要有充电桩就能上电动车的绿牌。

从募资规模来看,根据公开资料及投资机构提供的数据,理想汽车成立至今(包括前身车和家)累计融资额在20亿美元左右,对于造车来说,这笔钱并不多。

“我算是见过中外各国许多创业者了,李想是少有的能Think Different的人。可笑又可叹的是,很多人一方面对已成为传奇的苹果Think Different广告顶礼膜拜,另一方面却对身边正在发生的Think Different视而不见甚至百般嘲讽。叶公好龙。”这是王兴在7月初的一条饭否动态。

一方面是刚刚结束的5.5亿美元D轮融资,一方面是1亿美元的IPO募资计划;一方面是野心勃勃的王兴,一方面是满怀理想的李想。

截至2020年3月31日,理想汽车拥有有现金及短期投资4.8亿美元,加上在7月1日刚结束的D轮5.5亿美元,理想汽车目前拥有超过1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

这个时间正值北京时间的周六,选择此时递交招股说明书,或许是因为李想和理想汽车希望对上市一事保持低调。

从理想汽车的招股书来看,理想汽车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净亏损为7700万元,归属于股东的亏损为2.3亿元。结合小鹏汽车和蔚来汽车的现状,理想汽车短期内也无法扭转亏损的局面。

这种迫切程度,甚至让理想汽车的上市计划没有完全传达到投资机构。其中一家投资机构在数天前答应了新浪科技关于理想汽车的采访要求,隔夜之后便以“工作繁忙,相关人在出差”为由婉拒了采访要求。

亚军 北京理工大学 耐德佳——头戴显示光学解决方案全球领先者

但亏损的同时,理想汽车还要继续扩张——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直营零售中心的增加以及新车型的研发。

做自动驾驶,本就需要一大笔钱,特别是在做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和量产车结合的背景下,远非当前的资金储备所能覆盖。更何况,理想汽车还需要扩大直营零售中心数量和研发新车型。在这样的情况下,理想汽车就更显得缺钱了。

从美团出走的创业者,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也在个人的社交媒体透露自己在没有试驾的情况下购买了理想ONE,称理想ONE“确实很给力,性价比高”。而除了美团出身的背景之外,沈鹏创立水滴后曾得到美团的投资和流量扶持。

一位上海的车主对理想汽车充满了好感,虽然他使用过程中也遇到过一些小问题,但至少理想汽车的工作人员都给予积极配合解决。

不仅如此,美团系的高管和创业者也都发出了相同的表态。即将退休的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称自己试驾完理想ONE后打算把家里的保时捷Macan处理掉,因为“这车价格只体现在那个车标上”。

但又极少有创业者能够在资本面前保持完全的独立性和决策力。

北京赛区的比赛至此圆满收官,而全国总决赛的号角即将吹响!在11月的广州,珠江之畔,梦想潮头,将会带来一场精彩纷呈的盛会。心有所向,未来可期,祝北京赛区的参赛团队能在全国总决赛中再创佳绩!

当前,美国资本市场因为特斯拉的疯狂表现,已经充分了解智能电动车公司的价值所在。

早在5月初,王兴就亲自入手了一辆理想ONE,并在饭否中表示“终于喜提一辆理想ONE,可以顶替原有的沃尔沃XC90和特斯拉Model S了。”随后,王兴又表示“自己的父亲也要把奔驰S换成理想ONE。”

这或许更能说明,理想汽车的上市可能成为D轮融资的条件之一。“理想汽车确实很缺钱。”一位理想汽车内部人士告诉新浪科技。

理想汽车到底有多缺钱

冠军 北京理工大学 星网测通

但这笔钱需要支撑理想汽车的亏损和扩张,就显得杯水车薪。

7月5日,李想在转发一篇分析拜腾汽车失败的文章的时候透露,理想汽车超过3200人的团队,只有两个VP,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同时,行政要求出差都必须买经济舱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要两个同性一起住。理想ONE的上市发布会,用不到200万费用拿到上万辆的订单。

更早的时候,王兴曾引用了索罗斯的一句话表达了自己的投资理念,“信心很足,却仓位很小,是毫无意义的。”

北京邮电大学已经连续五年成功举办了 “互联网+”大赛,北京赛区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成为全国唯一连续五年冲进冠军争夺赛的赛区,累计获得金奖29枚,三度捧得全国总决赛冠军。今年,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要求下,北邮首次上线了“北京赛区大赛评审系统”,首次全部使用智慧教室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形式开展评审,首次在线组织北京高校“青年红色筑梦之旅”成果展。大赛期间,先后组织了在线双创教育系列直播讲座9场,北京高校双创师资培训5场以及数次云路演模拟演练,参与院校70多所,累计参与人次突破10万。在北京市教育委员会的大力支持下,在学校相关部门密切配合、高效联动下,本届成为了一场特色鲜明、令人难忘的盛会!

这或许不是李想的理想,但一定是理想的李想。

在投资理想汽车之后,美团CEO王兴瞬间成为了理想汽车的头号粉丝,数次在饭否上称赞李想和理想汽车。

但在资本市场上,理想汽车在近期是高调的存在。从7月1日正式完成D轮的5.5亿美元融资,到7月11日递交招股书计划赴美申请IPO,先后间隔仅为10天。

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在谈及李想、何小鹏和李斌时曾表示,他们三位是因为做车,把自己从财务自由弄到财务不自由的家伙。

从近期王兴及美团系高管的一系列关于理想ONE的言论来看,王兴为理想汽车造势,更是为自己手中的筹码争取更大的利益。

北京市教育委员会高教处处长刘霄代表教委和大赛组委会,向获奖团队表示祝贺。他指出,面对疫情防控的考验,以北京邮电大学为代表的市赛组委会和全市参赛院校克服种种困难,通过“线上+线下”多种形式创新,推进赛事活动,圆满完成了各项任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他强调,各院校要把握时代机遇,进一步增强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以大赛为抓手,共同提升创新创业人才培养质量。

理想汽车招股书显示,王兴在理想汽车持股为23.5%,拥有9.3%的投票权;这既包括王兴的个人持股,也包括美团对理想汽车的持股。

当这些因素交杂在一起,1亿美元或许不能让理想汽车实现宏伟的扩张计划,但足以让各方都得到相对满意的结果。

奖项 高校 团队项目

短期来看,未来4年是理想汽车自动驾驶研发的关键阶段:在2022年之前实现L3级别的导航自动驾驶;2023年推出全新车型X01,标配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硬件系统。2024年,通过OTA使量产车具备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参加Rebuild 2020时表示,做汽车之后是越做发现钱越不够。何小鹏还曾经感慨,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现在自己跳进来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横向对比的话,小鹏汽车累计融资将近170亿元,蔚来汽车融资将近140亿元以及通过IPO募资18亿美元,都要比理想汽车多。

但作为理想汽车的第二大股东,王兴重仓8亿美元在理想汽车,显然不仅仅是对智能电动汽车感兴趣以及为理想汽车开设直营零售中心提供经验那么简单。

理想汽车声称,“在L4级别自动驾驶上,我们是10亿级别的投入。”但自动驾驶技术并不是单纯靠资金的投入就能做出来,还要依赖于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支持。

清华大学 高能效工业边缘AI芯片及应用

从理想汽车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统计,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其累计的亏损超过了40亿元。从其中一家投资机构及招股书获得的信息显示,理想汽车账上的现金相对充裕,

此前,业界忧虑美国移除对香港特殊待遇会对以后香港贸易有负面影响,而专家指出预计整体变化不大。美国要求,从9月25日起,运往美国的香港生产的商品必须标注为中国制造。香港贸易发展局(贸发局)研究总监关家明此前在第三季香港出口指数发布会上表示,香港生产产品出口美国占总出口的比例很小,预计对香港整体的出口水平不会有很大影响。庄太量表示,具体影响多大还要等后续数据公布。

Last modified: 2021年2月7日

Author